来自 国内 2019-06-06 01:16 的文章

教育观|新兴教学模式受热捧国内急缺专业PBL教

  今年高考结束后,广州一高中语文教师计划带着孩子前往美国参加一个机构举办的PBL夏令营,“想去实地感受一下真正的PBL教育模式”。PBL教学法是近两年兴起的新兴教学模式,其全称为Project-Based Learning(PBL)。

  PBL教学最早起源于美国,也被称为“项目学习法”。区别于传统的课堂,PBL在教学中以项目为主导,老师通过引导学生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来教授知识点,用展示项目成果的方式来代替学生考试,而传统教学中的“考试分数”,在PBL教学中转化为“教师评估”。

  多位接触PBL的教师告诉澎湃新闻(),目前PBL教学法在国内仅处于萌芽阶段。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教学理念,老师们很渴望,但国内太缺少相关的实践案例了。”上海徐汇区外国语中学教师王晓丹,今年3月参加了由上海博昶教育主办的“‘PBL’教师训练营”,在为期三天的课程里,她第一次接触到美国“PBL教学法”的教师和案例分析。

  她告诉澎湃新闻,“PBL教学法”是近两年从美国传来的一种新型教学模式,“之前我觉得‘PBL’课程和国际课程应该是一样的,但实际上真正了解PBL的精髓后,才发现这教学法有多好。”她介绍称,“PBL教学法”是一种基于解决实际问题而开展的教学方式,课程以项目为主,进行多个学科融合教育,“我们目前的教学法,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都是以单一学科来划分的,但‘PBL教学法’中融合了多个学科进行教学,能让学生做到真正的学以致用。”

  但这样的教学法在国内却还处于“萌芽”阶段,王晓丹说,目前“PBL教学法”仅在长三角地区兴起来,即使在教育相对超前和开放的上海地区,都较少教师了解。“这个教学法很好,老师们都有诉求去了解更多的教学模式,但国内太缺少关于PBL的教学案例了。”王晓丹说,平时老师们私下沟通“PBL教学法”,都是从书上了解到的,但“书上得来终觉浅”。

  对此,上海青浦和平双语学校校长苏晨杰也深有感触,“我第一次接触‘PBL’是在两年前,当时看了美国加州一个用‘PBL教学法’进行教学的公办学校,是一个真正以学生为主的教学模式,老师只是一个引导。但当时也觉得这个离我们太遥远了。”

  苏晨杰告诉澎湃新闻,目前PBL教学法在国内几乎是空白阶段。“很多老师想了解,但没有途径,很多学校想尝试,但缺少真实的案例,尤其是和国情相结合的案例。”

  在两年前了解到“PBL教学法”后,苏晨杰一直想在学校内部进行尝试。今年春季学期开学之初,苏晨杰在小学六年级的家长会上做了一些小尝试,“以往的家长会都是老师在上面说,家长在下面听,学生们几乎没有参与感。”

  这一次的,苏晨杰把家长会设置为了一个“项目”,“尝试以学生为主体,让学生用自己的口讲述他们在学校半个学期以来的收获、经历和反思,而老师需要做的,就是作为引导者去引导学生怎么制定计划、怎么在台上大胆自信的表达。”而这也是“PBL教学法”的精髓,以学生为学习的主体。

  虽然这样的家长会会花费老师和学生一定精力,但最终结果却非常好,“我们专门对家长进行了匿名问卷调查,得到了一致好评,很多家长都从没见过孩子亲自谈起学习情况和计划。”

  苏晨杰认为,“PBL教学法”作为一个新兴教学法,确实有诸多益处,但并不能照搬照抄,“教育领域是最忌冲动的,虽然很多理念都很好,但落地到中国,就一定要结合本土的实际情况。”她认为,未来‘PBL’课程在中国发展,应该更多寻求的是结合,而非取代。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PBL’也是一样的,适合西方的教学法未必就适应中国教育国情,我们最大的挑战应该是平衡好国内教育机制和新型教育理念的关系。”金山世界外国语学校教师束晗俊也认为,未来发展“PBL教学法”应该是在中国教育机制的基础上进行发展和结合。

  但他指出,目前“PBL教学法”在国内发展的最大障碍是缺少既了解国内教育机制又能结合“PBL”的教师。

  对此,王晓丹也表示,国内的教师希望能够得到专业的“PBL教学法”指导或者是案例可以参考,以便于结合到当前的教育中来,而国内的“PBL”机构也希望能够从一线教师的实践中获得教学数据,以便针对中国国情进行改进,“但现在中间处于真空状态,极度缺乏对‘PBL’理念认可、又有认知、又有实际案例的优秀,来填补这个真空地带。”

  对此,上海博昶教育机构负责人表示,目前博昶教育正积极与海外知名PBL教学机构(中学和大学)探讨研发系统化的本地化PBL教师培训课程,“包括线下,线上及海外PBL学校实地考察。希望未来能培养更多的教师独立在本校开设PBL课程,或者探索教学模式结合,从而让更多的学生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