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19-11-01 03:18 的文章

信息融合是对来自多源的军事管理信息进行汇总

  态势共享。依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军事管理信息系统,形成清晰完整的军事管理综合态势。着力改变垂直型组织中信息逐层传递的传统线性模式,使享有权限的管理者可以利用态势共享信息,直观掌握军事管理的整体情况,准确分析军事管理状态的变化,精准查找军事管理存在的问题,有针对地提出军事管理的改进措施。

  过程智控。利用军事管理信息系统,借助导航定位、实时回传等技术手段,精确掌握军事管理活动过程及其具体管理行为。改变依靠预案计划、运行结果进行反馈调控的传统模式,根据实时反映的客观情况,运用数据挖掘等技术进行分析判断,发现偏差,查找原因,采取措施,逐步实现实时化、自动化、数据化的智能调控。

  资源可视。通过RFID等识别定位和可视化技术的应用,实现军事管理资源状态、分布形态的实时精准掌握。改变依托过时的、失真的提报数据、统计数据进行评估决策的传统模式,利用实时可视信息进行科学灵活的资源调整配置。美军便是利用遍布全球的信息收集设备,采集后勤保障实时数据,通过可视化技术进行后勤物资的精准调配,极大提高了后勤物资的使用效益。

  同步作业。改变传统线性次序作业模式,使各环节在网络和信息系统的支持下,依据实时共享的数据,采取分布式部署,同步并行多域展开作业,实现流程中的业务协同与交互,提高管理效率。

  构建“网络+”军事管理手段。网络分布式的信息系统是开展新时代军事管理工作的重要依托。应注重坚持技术引领,充分运用最先进的信息技术,依托网络信息体系,建立“网络+”军事管理信息系统模式;坚持需求牵引,梳理总结军事管理对象、内容、规则、条件等,确保信息系统功能目标不偏离需求;坚持平战一体,信息系统平时可用于军事管理业务工作,战时能用于保障作战指挥,实现平时与战时的高度一体融合。

  军事管理智能处理技术。智能化战争需要智能化管理,智能化管理离不开智能技术的支持。应重点发展军事管理方案计划智能分析、资源对象智能识别、活动行为智能辅助、管理效能智能评估等技术,不断提高军事管理智能化水平。

  军事管理信息融合技术。信息融合是对来自多源的军事管理信息进行汇总、比对、印证、整合的过程。应按照数据种类、业务领域、信息来源等,进行信息的汇聚存储;优化特征选择与提取、差异性变量与构造等技术,提高多源信息融合识别质量;创新数据清洗、数据校验、数据合并等处理方法,形成高质量可用信息。

  需求驱动。运用物联网技术,实时感知军事管理需求,通过数据模型科学预测需求变化,利用信息跨部门、跨领域、跨层次快速传输的特性,实现实时精准需求直接驱动军事管理各业务流程,替代或弥补以计划驱动为主的调控机制。

  军事管理模式是在特定环境和条件下形成的相对稳定和固化的军事管理标准形式。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军事管理模式,信息时代必须重构与之相适应的军事管理模式。

  构建“数据+”军事管理手段。军事管理是一项以定性为基础、定量为核心的军事实践活动,但往往很多管理者都是基于感觉和经验开展管理工作,导致管理科学化程度不高,除了受传统管理思维方式的影响外,以数据为核心的管理手段缺乏是一个重要原因。当前,数据采集、传输、处理能力呈现迭代式快速发展,为创建“数据+”军事管理手段创造了条件。目前,外军非常注重军事管理手段的创新运用,通过在国防管理中运用“成本效益分析”等数据量化手段,推动军队从粗放式管理向集约式管理的转变。

  当军事管理形势任务调整、时间空间发生变化时,构建柔性可变的军事管理流程。应按照军事管理节点耦合有度的原则,可以减少或增加军事管理节点,稳定固化的军事管理流程通常难以满足军事管理需求的变化。依靠信息技术支持,按需调整工作时序,增强流程运行的灵活性。柔性组合。

  跨域整合。利用信息技术的关联作用,跨域合并功能相似、运行重复的军事管理环节,减少军事管理的冗余性和重复性。利用信息技术的融合作用,整合存在内在关系、相互交叉的军事管理活动,提高流程运行的顺畅性和连贯性。

  习主席指出,要坚持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改转并行,主动来一场思想上的革命,从一切不合时宜的思维定势、固有模式、路径依赖中解放出来,防止穿新鞋走老路。以信息化为突破口推动军事管理革命,首先应确立与信息时代相适应的军事管理理念。

  ●以信息化为突破口,不是简单地在军事管理领域注入信息元素或引入信息系统,而是按照“云-网-端”的特点规律,再造军事管理流程。

  构建“平台+”军事管理手段。围绕军事管理领域需求,利用仿真实验技术,发展“平台+”军事管理模拟手段,为各类军事管理虚拟实践提供支撑。着重支持军事管理环境的模拟构建,根据军事管理背景、条件、资源等要素,利用虚拟现实等技术,融合生成逼真环境;支持军事管理活动的精确仿真,按照活动规则和流程,建立运行智能活动模型,全过程真实仿真军事管理行为;支持军事管理结果的分析评估,在多次仿真实验结果的基础上,运用探索性方法得出军事管理强弱点,提出优化改进对策。

  数据化管理理念。信息时代,网络空间的大数据构建了现实世界的实时映像,通过数据分析探索发现新规律新方法成为科学研究的“第四范式”。应善于利用数据的完整性,从全局上认识军事管理活动的全貌及其发展变化特征;利用数据的精准性,依靠量化数据开展分析判断和推理决策;利用数据的相关性,观察分析军事管理对象之间的关联关系及其内在规律。

  推进军事管理革命,是新时代亟需回答和解决的重大命题。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深入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加速发展,军队建设模式、战争制胜机理均发生了以信息化为特征的深刻变化,具有鲜明的信息时代基因。加速推进军事管理革命,应准确把握这一时代特点规律,以信息化为突破口,在理念、模式、手段、流程和技术五条主线上并行布局、并肩发力,让网络信息赋能成为其内在驱动,以实现体系性、革命性重塑。

  标准化管理理念。新时代,军队建设、管理和作战行动更加强调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标准化应作为军事管理革命的一条现实途径,针对军事管理不同工作领域,依托信息技术手段,规范军事管理的内容、程序、方法与规则,构建信息时代军事管理话语新体系,促使军事管理更加有序,实现军事管理的规范化和流程化。

  以信息化为突破口,不是简单地在军事管理领域注入信息元素或引入信息系统,而是按照“云-网-端”的特点规律,再造军事管理流程,为网络信息赋能创造条件,实现军事管理由粗放向精确、分散向联动、低能向高效的转变。

  新体制下军事管理数据获取难、信息融合弱、决策效益低、智能支持少等问题日益凸显,应加快创新发展军事管理技术,为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军事管理提供支撑。

  军事管理分布决策技术。与传统的单级决策相比,分布决策可将集中逐层决策变为异地并行决策,缩短决策链路,提高决策时效,是解决复杂决策问题的有效方法。应注重研制分布决策服务平台,为决策者提供统一的决策资源、管理态势和相应的分析辅助工具;优化信息共享技术,统一信息分类方式和描述形式,按需采用“推”“拉”等共享模式,实现决策信息的实时分享。

  军事管理手段是组织开展军事管理活动而采取的具体方法和措施。信息时代军事管理模式、内容与要求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传统的管理手段已经难以满足管理需要。

  ●以信息化为突破口推动军事管理革命,首先应确立与信息时代相适应的军事管理理念。

  推进军事管理革命,是新时代亟需回答和解决的重大命题。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深入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加速发展,军队建设模式、战争制胜机理均发生了以信息化为特征的深刻变化,具有鲜明的信息时代基因。加速推进军事管理革命,应准确把握这一时代特点规律,以信息化为突破口,在理念、模式、手段、流程和技术五条主线上并行布局、并肩发力,让网络信息赋能成为其内在驱动,以实现体系性、革命性重塑。

  军事管理态势感知技术。态势感知是运用各种手段和方法获取军事管理相关信息的活动,目的是掌握军事管理当前状态和变化趋势。应加大物联网技术体系运用,构建军事管理感知体系,提高数据互联互通能力;研制各类型军事管理感知终端,提高实时获取数据能力;研发开放式感知模型算法,提高态势分析判断能力。

  信息主导。信息是体现军事管理特质的核心标识,是构成军事管理模式的第一要素。管理者应以信息化理念为引领,以信息化手段为支撑,在计划主导的传统模式优势基础上,充分发挥信息在军事管理各要素、各环节和各方面的主导作用,通过信息的渗透和融合,将信息优势转化为管理优势,实现军事管理效能的提升。

  体系化管理理念。当前,军事管理形态正由机械化向信息化、智能化转变,呈现范围广泛、边界模糊、节点众多、关系复杂等体系特征。应依托信息网络,建立军事管理体系,构建军事管理矩阵,将传统的垂直型管理转变为体系化管理,实现横向跨域协同、相互配合,纵向一体联动、分工协调。